CBN城市论坛成都站--转型中的中国经济与投资机会
发布于:2008-10-09 10:18:11  

主题:转型中的中国经济与投资机会
时间:10月8日 14:00~15:30
地点:西南财经大学
主持人:《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 秦朔
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钟伟
西南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 杨继瑞
    10月8日,第一财经(CBN)城市论坛成都站在西南财经大学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西南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杨继瑞等三位嘉宾出席该论坛。《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担任主持人。本次论坛主要围绕美国金融风暴及其对中国的影响展开讨论,现刊登主要内容,以飨读者。
  秦朔:今天我们探讨的命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关于经济的转型,大家听过很多年了,一开始我们说经济增长模式要转型、要变革。这个意义上的转型指的是我们企业的生产,能变得更加清洁,更有附加价值,有更多创新,从“汗水经济”或者“躯干经济”向创新、创意、创造型的经济转型。
  近两三年时间,大家讲到转型,已经开始用“发展方式”代替“增长模式”的提法,事实上是把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型提了出来。包括我们的对内对外,城与乡,投资、出口与需求等结构性的问题。
  最近发生在美国的金融风暴又使得许多人思考,转型可能不能仅就中国自身来谈转型。转型涉及到在全球化分工体系形成的制度基础,是不是也需要转型?如果这样一个制度基础不转型的话,中国的转型恐怕也有很多困难。这就有点像托马斯·S.库恩所讲的,是一个范式的转型(paradigm shift)。
  除了这个意义上的转型,是不是还牵扯到在全球化时代,经济发展、资本流动、金融行业的文化基础问题。比如投资银行纷纷垮掉的时候,人们不得不去思考,过去我们所熟悉的投行明星、交易驱动、应急文化等问题,和现在的悲剧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视野的打开,我们对于转型的理解,不仅仅是企业生产模式的转型,而可能会成为整个经济结构、全球化经济的制度基础以及文化基础的转型。
  今天在这里,首先请教三位一个问题,美国金融风暴所造成的美国经济调整和全球调整,到底有多剧烈?时间有多久?对中国有何影响?
  钟伟:首先,从经济周期和动荡程度来看,美国这次调整的周期可能会长达五到十年,跟大萧条是非常类似的,而且有可能美国政府的调整空间比大萧条时期要小。第二,欧洲会先比美国出现经济衰退,如果不出意外,日本、法国、英国、德国都会陷入轻微经济衰退。第三,欧洲和中国及石油输出国,是这次次贷危机除美国本土之外的主要重灾区,这些经济体受损的程度都不会低于2000亿美元。第四,中国经济将面临快速下行的危险。
  巴曙松:金融市场发展到今天,必须以全球化统一的角度来考察中国和美国金融市场的调整,二者都是全球市场调整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和美国所存在的经济结构上的不足和缺陷以及调整的方向是互动的,是相互依赖而存在的。
  从金融机构角度看,我们值得进一步总结和反思,比如如何建立新的市场化退出机制、防范金融机构的过度激励和不对称激励等。同时,对于外资金融机构的经营优势和劣势要有客观的判断。
  从金融市场角度看,对于金融市场大的波动要有一个周期性的把握,而往往在大的市场调整之后,孕育着一些新的增长点。而房地产市场调整对整个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深远。从中美的金融产品创新、金融机构创新、金融市场创新的角度看,如果美国是创新过度,我们则是创新不足。当前的金融动荡给中国独立地运用汇率和利率工具,以及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出了新的要求。
  杨继瑞:次贷危机对中国房地产的影响不会很大。美国的房地产和中国的房地产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的房地产还处在一个旺盛的时期,尤其是我们的新型城市化道路正处在一个发展时期。我认为美国的房地产业要滞后于美国经济的复苏,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在弥补旧体制带来的需求的压抑。这样一个弥补的过程使房地产正处于一个成长期。研究表明,中国房地产的刚性需求要延续到八年以上,甚至更长时期。
  秦朔:看到中国有这么多美元债券,大家也觉得存在一定风险,就开始反思中国跟美国过去的经济关系,悲观的人说我们凭什么挣那么辛苦的钱还去买美国的资产,是不是阴谋论?是不是我们有些人就是崇美?另外有些人则提到,以美元为世界货币的体系,以及全球分工的体系,如果美国没有释放出来这么大的需求,中国是否能形成市场化的新型工业化体系,特别是沿海的工业体系?如果没有它,我们大量的农村就业劳动力转移有没有基础?怎么看待中美经济关系的利弊?
  巴曙松:实际上在美国出现大量贸易财政赤字的时候,从单一国家来看,早就不可能持续。国际上提出一个新的体系说法,在全球化时代,基于各自不同的优势,进行产业链的重构。中国的优势是强大的制造能力,制造加工环节转移到中国,那美国比较优势是什么呢?发达的金融市场,有深度也有广度。为什么说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部分投资到美国,因为它的金融市场确实有深度,能够吸收更多的投资。美国就把制造产业转移出来,利用金融优势吸引全球金融资源,来为全球产业链里做另一端的主要功能。
  钟伟:可能很多人会认为,外汇储备用于投资美国、欧洲或者其他地方,是金融市场所决定的。除美国以外,其他金融市场流动性较小,很难容纳。所以当美元出现调整、次贷危机席卷美国的时候,我们的储备受到损失,是可以理解的。在我们看来,贸易体制、贸易顺差问题是美国流动资本问题。这就涉及到对国际体系怎么认识,我个人倾向于认为,美国的地位以及美国在货币体系当中所获得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即便如此,并没有其他更好的体系可以取代以美元为主的体系,我承认美元主导的体系是糟糕的体系,但是它是各种各样体系当中看起来最不糟糕和可以令人接受的体系。
  杨继瑞:上次美国纳斯达克泡沫破灭,有新经济作为实体经济的支撑,这次金融危机则缺少实体经济的支持。
  秦朔:最近关于中国这么庞大的外汇储备,要不要去美国“抄底”也有很多争论,你们是怎么看的?
  钟伟:中国要不要抄底,要看是不是底。我们不着急,有投行的人说,你可以很便宜收购。我们能不能拿到便宜的价格还是未知。
  巴曙松:抄底很难说,但是我们的外汇储备,即便按照现在的资产结构不变,也难免不受次贷危机的影响,因此需要不断调整组合。我们看到,日本的金融机构这次表现非常活跃,他们的人才储备、管理经验要进取得多。我们也要反思,把比较多的外汇资源集中在带有很强政府色彩的,比如股权基金,如果放在不同的市场主体进行拓展,可以看哪一个效率更高,更能灵活地适应。
  秦朔:中国国内的经济正在调整,特别是今年很多出口型企业很困难。中央也在不断出组合拳。不知道你们对于在这样一种宏观经济背景下的资本市场又有什么样的看法? 
  钟伟:资本市场首先得看哪些我们是不能改变的。第一个不能改变的是2009年宏观经济向下的态势。比如目前的电力供应,从1月到8月份只增长了1.4%,电力消耗只增长了0.4%;出口实际上都是个位数的增长,2009年会更糟糕。因此宏观行业及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在2009年不会有很好的改观。第二个不能改变的是“大小非”流通股解禁的底线不能放。在这两个底线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我们看能改变的有:融资融券的实施,股指期货可能推出,接下来还会推行创业板,这可能分流主板市场的资金。此外,新股发行制度也可以改变。在制度性的金融危机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的情况下,市场还是以调整为主。
  巴曙松:我自己的判断是,现在可能是下半场。上半场系统性的风险表现为对未来的担忧、宏观经济的回落、外部需求的回落等,导致市场大幅下跌。在熊市的下半场,往往是一些比较优秀的能够抓住转型机会的少部分企业脱颖而出的时机。我们看到中国上一个五年,涌现出了苏宁电器、贵州茅台等。美国市场也是一样。我们这一轮调整里面,可能正在酝酿能够适应中国转型后内需主导的、重新在全世界范围内确立自己竞争优势的企业。
  秦朔:买房不如买房地产公司的股票,好像是您的最近的观点?
  巴曙松:这个观点的意思是,对于整个资产市场的调整,任何一个资产都不可能回避。问题是现在股票市场反应比较敏感,突然作出调整,实物资产没有作出调整或者调整很少,现在房地产股票跌到估值水平,实际上隐含一个假定,就是房价要下跌30%左右。
  钟伟:事实上一直都是30%左右。
  杨继瑞:股市是宏观经济的缩影。如果说中国经济进入了新一轮经济周期,那么股市也很难逃脱厄运。能不能使股市有明显起色,第一,要看宏观调控的组合拳,绩效怎么样,能不能阻隔美国金融风暴对中国的影响。第二,我们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应该有一个提高。第三,与我们的金融信贷政策有关系。再一个是投资者信心的恢复,对于后市能够产生真正的影响。
  (发言内容根据现场录音资料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阅)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
  •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
  • 西南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 杨继瑞
    西南财经大学党委


上一组:没有了
下一组:首届中国成都金融街论坛
公司名称:成都飞扬速记有限公司
地   址:成都市永丰路22号
联系人:阳清刚(经理)
手   机:13658010114
网   址:www.cdsuji.com
E-mail:cdsuji@163.com